精彩小说尽在伏龙文学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情途艰辛也要爱你

情途艰辛也要爱你

平方缪 著

完本免费

那一夜,她惨遭欺辱,意外珠胎暗结。
去医院做人流,却撞见未婚夫陪妹妹来堕胎。
她是海城最蛇蝎心肠、声名狼籍的女人。
他是海城最乖谬不正、心狠手辣的男人。
他们的心底都深藏着一个最肮脏的秘密。
酒店里,他夹着烟,吞云吐雾,“做我的女人,我来治疗你的…冷淡。”
她不屑地轻嗤,他将她逼至墙角,性感地笑。
他们约定好了只婚不爱,各取所需,她却做出了真感情。
直到那一日,他坐在证人席里,无情地指认,“她是凶手。”
游戏结束,爱情落幕,现实像笑话般刺红了她的双眼。
我愿先颠沛流离,再遇温暖的你。
只要你还在,只要我未老。
我都愿意。

40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0/11

免费阅读
《情途艰辛也要爱你》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小说作品,小说主角名字叫做“阮舒,傅令元”的小说就是《情途艰辛也要爱你》,属于女频类小说作品,是著名网络小说作家“平方缪”的大作,小说的情感基调可以归纳为“都市,虐恋,复仇,豪门”,主要讲述的是主角阮舒,傅令元之间的故事。作者在2018-09-25 19:04进行了更新,目前已经达到401万字,达到了887个章节,作品目前已完结。
《情途艰辛也要爱你》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谭少爷,你好。”阮舒淡淡地点头致意便不再多搭理,将不远处的佣人庆嫂唤过来低声询问,“夫人呢?”

“从早上开始就在佛堂里。”

答案不出所料,常年未变。明知如此,阮舒还是每天都问一次,仿佛等着哪一天能有所不同。

“三小姐最近好像有些不对劲。”庆嫂欲言又止,“我瞧着她胃口不好,还不时干呕……”

阮舒的眸底闪过一丝的冷意,看回庆嫂时已恢复平淡:“这件事你不用管,我已经知道了。”旋即吩咐庆嫂,“麻烦你帮我炖点鸡汤,晚上送我房里。”

略一忖,她又补了一句,“多炖点,等三小姐回来也给她送一碗。”

庆嫂瞅了瞅阮舒有点苍白的脸色,捺下狐疑没有多问。

阮舒举步打算上楼,顿了顿,她又改变了主意,转身往佛堂去。

所谓佛堂,其实就是一楼最尽头的一个房间。

阮舒轻轻叩了叩两下门。

里面没有给出回应。

阮舒转动把手推门而入,霎时扑面的浓重檀香。

房内的布局古香古色,精致的佛龛柜前,一身青衣的中年女人脊背挺直地跪在蒲团上,捻着手里的一大串佛珠,阖着双目,嘴唇嚅动,念念有词,似丝毫未察觉阮舒的到来。

阮舒倚在门边,看了她有一会儿,少顷,兀自踱步到佛龛前,顺起三支香,并拢香头凑到烛火上点着,然后微低脑袋,恭恭敬敬地双手持香抵于额上,心里想的是手术室里流掉的那个孩子。

三秒后,她重新站直身体,把香插进香鼎里。旋即,她转回身,正面注视青衣女人,浅浅地笑了笑,“我今天又添了两件罪孽。”

青衣女人不做回应。

阮舒走近了她两步:“十年了,你不累吗?”

青衣女人没有吭声。

“其实你这样做的全是无用功。那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怎样都抹灭不掉。”阮舒的语调十分地温柔,唇边泛起笑意,“你念一辈子的经,我造一辈子的孽。而我活得会比你长。更有效的解决办法,不如你直接杀了我,怎样?”

青衣女人不为所动。

阮舒舔舔干涩的唇,似也觉得没多大意思了,不再继续说,将散落耳畔的头发搭回耳朵后,掠过她,打开门走出去之前,道:“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把公司让给大伯父的。我还没玩够。”

门关上,恢复安静的室内,青衣女人睁了睁眼,盯一下香鼎新插上的三炷香,复而重新阖上,更加快速地捻动佛珠。

室外,阮舒立于门边停留了两三秒,才沿着长廊往回走,经过洗手间时,蓦然一只手臂伸出来拽住她的手臂将她拉进去,压在墙上。

阮舒眼明手快地按住对方即将压下来的脸,皮笑肉不笑:“谭少爷,你不是应该在客厅和我堂姐相亲?”

“吃醋了?”谭飞轻佻地挑起她的一绺头发嗅了嗅,“刚刚见你对我那么冷淡,我以为林二小姐你记性不好,已经忘了我。”

阮舒的手臂始终横亘在两人之间,掩下眸底的真实情绪,笑了笑:“我以为把我忘记的是谭少爷你,一个月杳无音讯。一出现,就是在和我堂姐相亲。你该知道我和我大伯父一家人关系敏感,既然如此,我们之前的谈判,算是彻底破裂。”

“谁说破裂了?”谭飞的表情痞里痞气的,随即解释道:“那天我是家里有事,临时被我老子召去英国,就今天的相亲,也是我妈的安排,我哪里会瞧得上那个瘸子?我给你的条件依旧有效。”

谭飞抓起阮舒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轻轻吻了吻,别有意味地说:“今晚有空?我可以再帮你把人约出来,咱俩之间一切好商量。”

阮舒嫌恶地抽回自己的手,冷笑:“谭少爷,你把我阮舒当傻子吗?记性不好的人是你吧?那天晚上你在我酒里下药的这笔账,我还没跟你算!”

若非谭飞下的药,她那晚也不至于……

“你要是肯乖乖就范,我用得着那样吗?”谭飞丝毫不感到自己做的有何不对,嬉皮笑脸道,“最后我还不是来不及碰你就走了吗?”

他是没来得及,可其他人却趁机占了便宜!听谭飞的口气,他是果真一点儿都不知情了?那么那晚的男人究竟是……

心中烦闷,阮舒推开谭飞:“是嘛……那我真该谢谢谭少爷。希望下次能再有和你合作的机会。客厅里的人怕是等久了,你该出去了。”

“你什么意思?什么叫下次再合作?”谭飞当即拽过阮舒的手腕,“你们家的资金问题不是还没解决吗?”

手腕不适,阮舒极轻地蹙了蹙眉,平和地说:“是还没解决。但我另外有办法了。”

“勾搭上新欢了?”谭飞的表情难看。

阮舒唇畔笑意嫣然:“这就不劳谭少爷操心了吧?不过,我们买卖不成仁义在,以后还是朋友,何况你可能马上就要和我成为亲戚了。”

“你——”

“谭少爷,你在里面吗?”洗手间的门忽然被佣人从外面敲响,“大小姐让我来问问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谭飞阴着脸,很没好气地回答:“我没事。我马上就出去。”

阮舒默不作声地靠在门后的墙壁上,始终保持着礼貌而疏离的笑意,就和他第一次见到她时一样,像极了一朵带刺的玫瑰。

虚与委蛇了一个多月,肉都还没吃进嘴里,他怎么可能甘心?谭飞冷冷一哼:“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能耐!”

撂完话,他开门走了出去,“砰”地把门也给带上了。

阮舒走到洗手池前,抹了厚厚的洗手液,仔仔细细地把手洗了两遍,尤其手背上特意多搓了几下。冲洗干净后,她抽了两三张纸巾,又慢条斯理地擦干水渍,继而抬头,注视着镜子里自己的姣好面容,嘲弄地勾了勾唇,才打开洗手间的门。

刚跨出去,毫无防备地,一记重重的耳光携着凌厉的掌风打到她的脸上来。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掌中云

本文导读内容摘录自:掌中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