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伏龙文学网!手机版

首页穿越 → 醉梦君生忆

醉梦君生忆

汤火火 著

完本免费

她是阮家臭名昭著的废物,人人厌恶,唯独权倾朝野的逸王殿下对她誓死纠缠,倾心相待。殊不知世人眼拙,废物实为逆天神医!他是她的夫,欺他就是辱她,害他就是伤她,人若辱她、伤她,她必除之后快!龙有逆鳞,狼有暗刺,她就是他的命,谁要是动了他的命,他定灭其满门,诛其九族!

107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2/07

免费阅读
《醉梦君生忆》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小说作品,小说主角名字叫做“阮卿竹,墨宁轩”的小说就是《醉梦君生忆》,属于女频类小说作品,是著名网络小说作家“汤火火”的大作,小说的情感基调可以归纳为“古言,宫廷,宅斗,婚嫁”,主要讲述的是主角阮卿竹,墨宁轩之间的故事。作者在2018-08-17 17:02进行了更新,目前已经达到107万字,达到了525个章节,作品目前连载中。
《醉梦君生忆》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阮卿竹轻轻对着阮夫人行了一礼。

“母亲唤我可有事?”

对面传来一声委屈的撒娇:“娘亲,禾儿今日可是让姐姐给连累惨了呢……实在是太丢脸了。”

阮卿竹挑眉,对上阮夫人冰冷的面容,旁边传来三姨娘幸灾乐祸的笑声:“大小姐素来文静,今日遇见了殿下,怕是也忍不住春心萌动。”

那带着嘲讽的语气,活像是在说阮卿竹是个轻浪女子。

阮夫人的脸顿时黑了下来。

阮卿竹眉眼一冷,看着三姨娘:“三姨娘孟浪了,虽是爹爹的妾,也要自持身份,少说些浪语。”

三姨娘一愣,没想到阮卿竹有那个胆子反驳,一听她话,顿时气得咬牙!

妾!这一直是她心中隐痛,明明替阮家生了唯一的儿子,却还是压不过正紧夫人……三姨娘的目光隐晦一扫,捏紧了拳头,再看向阮卿竹的目光,像是淬了毒。

阮卿粟顿时上前一步:“我看大姐是糊涂了,咱们家的脸都被丢尽了,还在这里强词夺理!”

阮卿竹对上她满是嫉妒的目光,清冷一笑:“妹妹又不在那儿,怎么倒像是都看见了似的。”

这一句,顿时戳中了阮卿粟的痛脚。

她明明各样都不输阮卿竹,却只因为一个庶女的身份不能去参加!

阮卿粟瞪着阮卿竹,目光充满了嫉恨,却说不出话来。

阮卿竹不屑一笑,对上阮夫人那冷如冰霜的眼眸,却是浑身一震。

“娘……”阮卿禾拉着阮夫人的手耍赖撒娇,阮卿竹便见那冰霜一般的脸,顿时如春日的雪,化作一弯清泉,温温柔柔。

可看过来的目光,却又凉透人心。

“卿竹是愈发不知礼数了。这几日在屋子里好好待着,李嬷嬷,去把书房的女德拿来,这几日好好教教小姐。”阮夫人仿佛事不关己地说完,拉着阮卿禾的手就走了,那一脸温柔的笑意,没有一点是给阮卿竹的。

周围传来嘲笑的目光,阮卿竹却心中一怅,那不自觉的酸楚让她皱紧了眉头,等回过神来时,周围已不见人影。

她愣神,她不是和阮卿禾一样,都是阮夫人所生的吗?她居然问也不问就给她定罪?

阮卿竹回忆起从前来,难不成是之前发生过什么事,使得母女姐妹之间的感情不好?

将从小到大的事都细细回忆了一边,阮卿竹却找不出一丝的不对来,原主从小就乖巧,长大后被冷落,性格就逐渐变的懦弱,根本没有惹事的机会,反倒是阮夫人的态度,极为不对劲。

一边想,阮卿竹一边朝着自己的院子走去,眼中满是疑惑。

夜色渐深,圆月高垂。

阮家偏远的清冷小屋中,正亮起一抹烛光。

屋外光秃秃的一片,不如靠着主院的卿禾院那般花开灿烂。

“咳咳……”一声裂帛声响起,伴随着断断续续的咳嗽声传来。

只听屋内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门外远远传来一阵脚步声。

“大小姐!”带着焦急的声音响起。

气闷地起身,阮卿竹靠在床沿上,门外敲门声响起,伴随着丫鬟娇俏的急促声:“大小姐,出事了!”

阮卿竹披上外衣,淡淡开口:“进来吧。”

门被推开,走进一个满脸红扑扑的女孩,正是她的丫鬟之一,听画。

也算是四个丫鬟里对原主最好的一个。

既然对方对原主还有几分真心,她也就没有为难她的心思。

“出什么事了?”她淡淡问道,听画一脸快要哭出来的模样:“我刚才听院子里的小厮说,贾大人家的管事来府中提亲了……”

阮卿竹胸中闷热,抬头看她:“提亲就提亲,你何必这么大惊小怪?”

她倒了杯凉水喝下去,冰凉的感觉一瞬间抚平了她胸口的闷热。

听画着急喊道:“不是,提亲的人是小姐!”

阮卿竹手中一顿,狐疑地看向听画:“我?”

她的名声一向比不过阮卿禾,就算有人上门提亲,也不会是她。

“贾大人是谁?”她心中预感不好,问了一句。

听画连忙解释道:“贾大人就是老爷商户圈子中的一位啊,那一位可是已经年过四十了,我听说儿子都有了两个……”

年过四十!

阮卿竹倒抽口气,不敢置信地看向听画。

她才十七岁,要把她嫁给一个四十的老头?

这不可能!

四个字瞬间浮上阮卿竹脑海。

“那贾大人妻妾无数,嫡妻已死了两年,听说这一次就是上门求亲大小姐,要娶作续弦的。”听画一脸哀戚,仿佛遭殃的是她。

续弦!

这两个字重重砸在阮卿竹的脑袋上,砸地她发愣。

不过很快,她就清醒了过来:“休要听那些胡言乱语,我好歹也是阮家的嫡女大小姐,嫁过去就是丢了阮家的脸,爹爹不可能会同意的。”

只是心中,却有些发虚,对于阮良翰那个男人,她其实真的半点把握都没有。

“你先出去吧,我有些乏了。”打发了听画,阮卿竹有些烦闷,浑身燥热,忽然从口中喷出一口血来。

她吓了一大跳,垂眼看见地上洒着一滩黑血,顿时大惊失色。

赶忙又喝了口凉水,漱了漱口中那苦涩的味。

她先前一路回来,一路就觉得胸口似有若无地在闷痛,还以为是被那墨宁轩给踢了的,可现在居然口吐黑血?

口吐黑血,那可是病入膏肓的征兆,有这样征兆的,不是病重的垂暮老人,就是身中剧毒之人。

这副身体不过十七八岁,难道?!

一瞬间,阮卿竹心中一沉。

她拿起先前的金簪,蹲下地对着那已经干了的黑血,用茶壶里的水兑了兑,用金簪细头一测——变黑了!

即便早有猜测,阮卿竹心中还是免不了一震。

她身上,怀有剧毒!

阮卿竹立刻覆手在手腕上替自己把脉,不过片刻,整张脸沉如深海。

左手寸脉虚浮,关、尺两脉微弱,这典型的一个中老年人的脉象,心、肝、肾都衰弱到了一定程度。

俗话说,人的身体就是靠着五脏六腑在运转的,若是五脏六腑开始衰弱,那命也不久矣。

阮卿竹一个未过双十年华的闺阁之女,又无天生病灶,会有这样一副危机四伏的身子,绝对是身边人下的手!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掌中云

本文导读内容摘录自:掌中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