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伏龙文学网!手机版

首页历史 → 观藏生

观藏生

飞天 著

完本免费

2012年,神秘的西藏扎什伦布寺,五国十二寺智者群贤毕集,参悟上古卷轴《西藏镇魔图》中深藏的最大秘密。各种伏藏次第出现,身怀前世记忆的八方人物悉数登场,各路江湖人马为扎什伦布寺后尼色日山下的宝藏而蠢蠢欲动。当此山雨欲来风满楼之际,已经遭到藏王松赞干布、大唐文成公主、尼泊尔尺尊公主联手封印的罗刹魔女渐渐苏醒,即将突破大唐三千伏魔师的灵魂结界重现人间……

240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0/20

免费阅读
《观藏生》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小说作品,小说主角名字叫做“关文,宝铃”的小说就是《观藏生》,属于男频类小说作品,是著名网络小说作家“飞天”的大作,小说的情感基调可以归纳为“热血,人生,变强,经历”,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关文,宝铃之间的故事。作者在2018-08-17 16:40进行了更新,目前已经达到240万字,达到了849个章节,作品目前已完结。
《观藏生》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巴桑降措摇头:“我不知道,从未听师父提起过。关文,你确定最后听到的话是‘爹玛’而不是别的什么?”

关文点点头:“千真万确。”他在扎什伦布寺待了这么久,对于当地僧人的藏语发音相当熟悉,况且都吉上师当时的语速很慢,所以自信绝不会听错。

“你先去吧,如果民管会的人有需要,我会让他们去你的住所。”他说。

关文答应一声,走出了僧舍。

关文是不属于扎什伦布寺的,他只是一个画家,由山东济南来到寺中边看边画,只是出于一种对西藏寺庙艺术的热爱。

他的住所,是寺外几吉朗卡路上的一家家庭旅馆,旅馆在路南,紧挨着西藏刚坚唐卡绘画艺术中心。

几吉朗卡路上的路灯已经亮了,路南的餐厅灯火辉煌,迎接着全世界各地来的游客们。餐厅门口,则停满了饱经风霜的自驾游客们的越野车。

这段路关文已经走了上千次,但从未如现在这样心情沉重。他突然很想喝酒,或是找个人聊聊,把心里的郁闷全都倾诉出来。可是,在扎什伦布寺,他举目无亲,除了寺里的僧人,几乎没有一个能够坐下来聊天的。

“喂,你……等一下……”有人在路边招呼他。

关文扭头,看到的是拎着挎包、拖着行李箱的宝铃。

“是你?伤好了吧?”关文有点喜出望外。

夜风大了,宝铃的长发飘飞起来,遮住了半边脸。她的样子,让关文联想到敦煌壁画里的飞天。

“还行,能坚持。这边的旅店都住满了,请问你一下,近处还有没有稍微干净点、清静点的住所?”宝铃有些狼狈。

关文想了想,指着家庭旅馆方向:“我住的是一家藏民自己开的家庭旅馆,还不错,你要不要看看?”

宝铃点头:“多谢,如果方便的话,请帮把手,我的行李实在太重了。”

关文走过去,把挎包和行李箱都接过来,两人并肩向东走。

家庭旅馆是一对上了年纪的藏民夫妇开的,男的叫曲松坚,女的叫格桑。他们家共有两间北屋、三间东屋,还有一个石墙围成的小院。

关文租住的是东屋其中一间,另外两间空着,有桌有床,收拾得非常干净。

宝铃选了与关文相邻的一间,放下行李后,苦笑着向关文道谢:“没想到今天发生了这样的怪事,到现在心还在怦怦乱跳。有空的话,我们聊几句?”

关文点头:“这里提供晚餐,我们可以到隔壁一边进餐一边聊。”

东屋的第三间就是餐厅,条件比较简陋,只是一张圆形的大餐桌,再加几个木凳。

格桑准备好了晚餐,一盆羊肉炖土豆,一盘木耳拌黄瓜,还有一大碗西红柿蛋花汤。

“有酒吗?”宝铃问。

格桑拿来了一瓶青稞酒和两个酒杯,然后关门出去。

两人连干了三杯,庆祝今晚萍水相逢的缘分,很快就聊到了弥勒佛殿前的小偷被杀事件。

“如果我知道有人觊觎那把钥匙,就不会独自一个人出城了,应该等我的同伴高翔赶来会合,然后一起行动。他是川藏线上的自驾游行家,身手很好,经验丰富,应付几个小毛贼不在话下。要知道,那钥匙对我非常重要,比生命都重要。如果没有钥匙,我也不会到扎什伦布寺来,但是丢了钥匙,我来这里也没用了……”一提到钥匙,宝铃的情绪立刻变得激动又沮丧。

关文劝慰:“现在后悔也没用,民管会的人会继续调查,也许很快就有消息了。”

宝铃摇头:“指着他们找钥匙,几乎没什么希望了。他们又不是警察,平时除了维持秩序,别的什么都不会干。我已经打电话给高翔,要他找人帮忙。不出意外的话,他明天太阳落山前就能赶到。”

看得出,高翔在宝铃心目中的分量很重。

关文低头喝酒,心头有着微微的怅惘。他从前在寺里遇到过很多长发飘飘的女孩子,有人请他帮忙拍照,有人请他帮着画像,有人请他当免费导游。对于那些毫无报酬的请求,他都微笑着一一做到。他相信,无论那些女孩子当时笑得多么灿烂,都会在离开寺门后转头就忘掉他。于她们而言,他这个人就像扎什伦布寺里到处可见的壁画、经幡、酥油灯甚至是地上铺着的页岩那样,已经成了寺庙的一部分,不值得单独记住。

再或者,在扎什伦布寺,关文什么都不是,只是一粒平凡微尘。

“那把钥匙想必很贵重吧?”他问。

宝铃连叹三声,欲言又止:“说来话长,以后有机会再详细聊。高翔说,只要钥匙还在日喀则,他就有办法找回来。”

一提到高翔的名字,宝铃眼中就有了笑意,这更令关文心底郁闷重重。

“说说你自己吧?”宝铃问。

关文有些恍惚:“什么?说我自己?其实没什么好说的,我只是一名画家,从山东济南来,在这里一年多了,每天都去寺里练习画佛像……”

他的经历的确乏善可陈,没有惊心动魄的经历,也没有惊天动地的爱情。

宝铃笑了:“我是说寺里僧人提到的画画的事。”

关文苦笑:“是吗?只是画画而已,我是画家,那是我的职业。”

灯影中,宝铃的脸颊被青稞酒染得微微晕红,有着美好波浪造型的浅栗色长发也被理顺,乖巧地伏到肩后去。

“他们说,你能画出别人心中的想法,别人说什么,你就能画出什么,是吗?”

关文摇头:“哪有那么神?”

宝铃一笑:“太谦虚了,刚刚我在你房间里看到那么多作品,全都是关于扎什伦布寺的,每一张都很传神,可见画技的确高超。”

关文苦笑:“惭愧,那些都是不成熟的写生稿子。要想画出寺里佛像的神韵,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我时常为此而苦恼呢。”

两人低头喝酒,忽然有了话不投机之感。关文意识到,宝铃不断地将话题往“画画”上引,必有所图。

瓶中的酒喝掉了一半,关文渐渐有了醉意。

外面忽然有人敲门,是曲松坚的声音:“关先生,请出来一下,我有话说。”

关文带着醉意开门,曲松坚和格桑并排站在屋檐下,都穿着厚厚的羊皮袄,佝偻着身子,脸色有些不大对。

曲松坚拉着关文的手向外走,格桑即可带上门。

“什么事?还搞得神神秘秘的?”关文有些好笑。

一直走到院门口,曲松坚才松手,低声问:“关先生,你带来的那位客人有点不对劲。”

夜寒风劲,关文没穿外套,在风口里打了个寒颤。他隐约听到,隔壁的唐卡艺术中心后院里有非同寻常的动静。

“什么意思?”关文有些诧异。

“寺里传出消息来,她身上带着不祥之气,两个人因她被杀。我不敢留她在这里了,谁知道她会带来什么灾难?关先生,外面的旅店肯定还有没关门的,等会儿你赶紧送她走吧,别害死我们。”跟在后面的格桑说。

关文又气又笑:“寺里的事跟她没关系,她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朝拜者。”

曲松坚拉下脸来:“关先生,你不好意思开口的话,我就叫格桑去说。”

格桑颤声说:“不不,我不敢去。”

院外的暗处,有人突然憋不住,猛地咳了一声。

关文吓了一跳,那人走出黑暗,站在曲松坚身边,原来是艺术中心的老板勒白旺杰。平时,两人经常讨论切磋绘画方面的事情。

“关文,不好意思,我在这里站了一阵了,实在没办法才请曲松坚找你。”勒白旺杰搓着手说。

关文更加诧异:“大家有事直说好吗?”

勒白旺杰忧心忡忡地向曲松坚家的东屋望了望,苦着脸说:“那个女的刚来,我这边的水井就出大问题了。”

关文问:“什么大问题?怎么可能跟宝铃小姐有关系?”

勒白旺杰不再解释,拉着关文进艺术中心的后院。

那个后院里原先有一口深井,水质极佳,甘洌甜美,据说与雪山深处的万年冰泉一脉相通。扎什伦布寺一带已经吃上了从日喀则水厂引过来的自来水,但管道水质与该井的井水一个地下,一个天上,根本无法相比。

那口井的直径有两米,井壁是用页岩砌成,井口边还围着一圈古式石栏。

此时,有三个年轻人围在井边,都是艺术中心的员工。

“我听见你带那女的进曲松坚家,当时我正要打第二桶水,水桶刚刚放下井。水打上来,就是那样子——”勒白旺杰指着井边四个水桶中的第二个,“那根本不是水,而是血。”

关文吃了一惊,走到水桶边。果然,铁桶里的水颜色殷红,异常浑浊,并带有淡淡的血腥味。除了第一只桶,剩余的两只,也全都装满了红色的血水。

“怎么会这样?这跟宝铃有什么关系?”关文虽然惊诧,但却不像勒白旺杰、曲松坚、格桑等人一般迷信。

“寺里的人说,那女的带来了不祥,血井就是大难将至的征兆。”勒白旺杰说。

关文愣了愣,倒掉一桶水,拎着桶到了井栏边,扣上井绳,把水桶扔下井。他不信勒白旺杰的话,必须亲自打一桶水看看。

井很深,水桶下落一阵后,才传回桶底与水面碰击时发出的“砰”的一声。井绳湿漉漉、凉飕飕的,令关文心里很不舒服。

“关先生,没用的,我刚才把手电筒绑在井绳上坠下去,看到下面的水全都红了。”一个年轻人提醒。

“那种情形,像是有一次我看见餐馆里宰了一半的公羚羊逃跑……失足掉进井里,把一井水都染红了……”另一个年轻人补充。

关文又打了个寒颤,低头拔井绳。

水桶提上来,年轻人揿亮手电筒,向桶中照着。果然,井水血红,怵目惊心。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掌中云

本文导读内容摘录自:掌中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