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伏龙文学网!手机版

首页总裁 → 重生之娱乐影后

重生之娱乐影后

叫我肉肉吧 著

完本免费

叶宁潇好不容易重生到年轻时代,刚在娱乐圈崭露头角,就招惹上了一个绝对不该招惹的人!方安望!传说中娱乐圈的半壁江山,万千少女的心仪人选,她不仅犯了众怒,还被要求随叫随到。为了成名,她忍,可是为什么又踩到了那个人的妹妹!招惹上了这一对兄妹,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活路……
殊不知安娱的大BOSS,就此折在一个小明星手上。

15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0/10

免费阅读
《重生之娱乐影后》是一本非常优秀的女频类小说作品,是著名网络小说作家“叫我肉肉吧”的大作,小说的情感基调可以归纳为“”,作者在2017-12-24 12:28进行了更新,目前已经达到151万字,达到了477个章节,作品目前连载中。主要讲述的是“叶宁潇好不容易重生到年轻时代,刚在娱乐圈崭露头角,就招惹上了一个绝对不该招惹的人!方安望!传说中娱乐圈的半壁江山,万千少女的心仪人选,她不仅犯了众怒,还被要求随叫随到。为了成名,她忍,可是为什么又踩到了那个人的妹妹!招惹上了这一对兄妹,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活路…… 殊不知安娱的大BOSS,就此折在一个小明星手上。”。
《重生之娱乐影后》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安露现在还没出名,大多数人不知道她的性情,可她叶宁潇知道。前世娱乐圈里就传安露为了得到角色不惜买通狗仔曝光对手负面消息,收买水军抹黑对手,叶宁潇可不会相信今天的事情与安露无关。

想到前世的一个新闻报道,若是没记错,安露可是对花粉严重过敏的。

聂晓莹在医院外拦了辆出租车带着叶宁潇回到了剧组,两人回到片场的时候,剧组里正忙得不可开交。陆金所看到叶宁潇回来,脸上原本还绷着的脸融化了一大半。

他拿着台词本朝着叶宁潇走了过来,“你的伤不要紧吧?我看你挺有天赋的,给你安排了个新的角色,不过受伤住院这回事,你可别到处说。你跟安露的对手戏一会就开始,赶紧准备吧。”

前世在演艺圈的摸爬滚打让叶宁潇瞬间就明白了陆金所话里的意思,她微微颔首,“陆导放心,我是血糖过低才会进医院的,跟剧组没关系。”

他怕她将这些事捅给那些娱记,如果叶宁潇爆出剧组道具失误的丑闻,对剧组的声誉来说是一个打击,投资方是一定不会给好脸色的。至于安露,叶宁潇想到落在自己身上的棍棒,既然不想再靠别人,她又何必忍气吞声?

场务萧林急匆匆地跑了过来,“陆导!”腰间的对讲机一直瓮声作响他也不理会,“赵总过来了!”

剧组临时在拍摄场地边缘用板房搭成的化妆间里,叶宁潇坐在椅子上,身后站着的聂晓莹正帮她整理头上的发饰。

聂晓莹啧着嘴,将最后一个配饰插在了叶宁潇的头上,她自告奋勇帮叶宁潇化妆,满意地看了看镜子里端坐的女子,“潇潇,这衣服真好看!”

趁着聂晓莹整理头发的空隙,叶宁潇将陆金所给的剧本浏览了一番。陆金所给她安排的是个小小的婕妤容华,在剧中活不过几集。为了能在宫中站住脚跟,容华不得不投靠有地位的蔺妃,安露就是蔺妃的扮演者。圣眷正隆的蔺妃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同时拉拢容华,让容华在太后的寿宴上献舞。

容华当着众大臣和妃子的面跳了一曲霓裳羽衣舞。剧组自然没指望她这个龙套能够还原这场舞蹈,只要求她四肢不要僵硬就行。不过他们谁也没想到前世成名之后她花了大价钱找国内知名舞蹈家学习过,其中重点教习的就有这曲。

平常总是摆着架子的陆金所如今跟在一个男人身后进了化妆间里,“辰意,你放心,叶宁潇不会把这件事捅出的。你今天亲自来,她高兴还来不急,怎么会把消息卖给那些狗仔呢?”

聂晓莹手上的动作被突然进来的两人打断,叶宁潇仿佛没有听见有人进来的声音,头也不抬地继续看着手上的剧本,手上不时打着节拍。

为了符合人物性格她的眉毛被描了一道细细的柳烟眉,如同弯月的眉毛将眉下的一池幽静的潭水圈禁了起来,水中不时碧波荡漾,叶宁潇看剧本正看得兴起,丝毫也没注意到正有人看着她。

陆金所发现赵辰意饶有兴致地看着叶宁潇,男人之间的默契让他了然。他也知道眼前这个投资人兼经纪人是什么样的喜好,凭借着他的外表加上那泛着桃花的眼睛,吸引了众多想要成名的“菜鸟”。“辰意,叶宁潇之前一直没有戏份,我看她演得不错,有天赋,就给了她个角色。她为了拍戏伤还没好完就从医院里回来了,很勤奋啊!”

陆金所看穿了赵辰意眼中的兴致以后毫不保留地在他面前夸奖起叶宁潇来,叶宁潇这时才发现有人进了化妆间,她连忙起身。

刚准备和陆金所打招呼,叶宁潇就发现一双眼睛正毫不掩饰地直直看着自己。就算在娱乐圈,这人的样貌也能算是个帅哥,只是他的眼睛像是蒙了一层雾,总让人觉得不够干净。

叶宁潇顿时回想了起来,前世在片场见过他,他是《花落宫闱》的投资人之一,赵辰意,同时也是知名的经纪人,曾经带过好几个一线女星,现在正空闲着。经常有事无事来到片场,打着关心拍戏的进度的旗号,骗了不少女人上床。

赵辰意将伸了出来,“你就是叶宁潇?不错,不错。”叶宁潇不得不与他握了握手,宽大手掌紧紧地将她的手握住,赵辰意将另一只手覆盖在叶宁潇的手背上,叶宁潇不着声色地将手抽了出来。

赵辰意的眼中有了一丝愠怒,他抹了抹嘴唇,“好好演戏,这次演好了以后的机会会更多,几天后集团的宴会你也来参加参加,跟演员们交流交流。陆导,你说是不是?”

陆金所连忙点头,“既然辰意都这么说了,你以后露脸的机会会更多的。”

叶宁潇和聂晓莹刚将两人送出了化妆室,聂晓莹就忍不住吐槽,“什么赵总,长得就不像个好人!那双咸猪手我看着就犯恶心!”

叶宁潇皱着眉头没有说话,赵辰意最后得那句话似乎另有所指,不过现在的她才不会像前世那样畏手畏脚,不会为了名利向任何人妥协!

先前的妆容有些乱,叶宁潇不得不重新坐回椅子上重新整理。门哐当一声被人从外面拉开,叶宁潇皱着眉头转过头看向门口,片场助理林蔷抱着羽绒服,跟在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身后,“单姐,单姐你等等我!”

单灵熏穿着一身正红色的大衣,妆容精致,身上挎着今年香奈儿的新款菱格包,只是脸上的疲惫依旧掩盖不住,隐隐还有怒气。

叶宁潇和聂晓莹对视了一眼,两人心照不宣。单灵熏身为剧组里的女主角脾气暴躁,又有制片人和导演哄着,前世绯闻里还传言她是方安望的女朋友,当然是不把剧组里的人放在眼里。

门再一次被打开,来人无声无息,那人将化妆间扫了一周,又翻查了手中的资料,最终视线停留在叶宁潇的身上,毫不客气地指着她说道,“你就是叶宁潇?”

叶宁潇定睛看了看,来的人她不认识。“我是赵辰意的助理程忆光,陆导在赵总面前夸了你,说是让你跑龙套太可惜了。今晚你就去他房间讨论讨论角色的问题,这是房卡。”

在说到“讨论”两字的时候加重了语气,目光暧昧,叶宁潇心下明了。

“呵,”不远处传来冷笑声,单灵熏第一次有种被忽视的感觉,她听到程忆光和叶宁潇的谈话,举起杯子,仿佛对上面的花纹有了兴趣,“没想到一个跑龙套的也能攀上赵总的关系,林蔷你说,到底是什么样的重要角色还需要晚上去讨论?”林蔷尴尬地低着头,剧组里的人都知道程忆光是赵经纪的助理,她可不敢得罪。

叶宁潇没有理会单灵熏,她面色不变,“多谢赵总的厚爱,今天晚上我还得去医院复查,麻烦你帮我跟赵总说声谢谢。”

程忆光见叶宁潇无动于衷,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带了些不耐烦,“在娱乐圈,没有不劳而获的人,也没有凭白到手的东西,你最好考虑清楚了。”

他从资料里取出一张纸,狠狠地拍在了桌面上,声音也越来越大,那上面赫然是叶宁潇的简历,“你两年前就入行,到现在也不过是个说几句台词的小角色,你还想不想在娱乐圈里混?”

微微一笑,叶宁潇清冷的话音在化妆室里显得格外清晰,“小角色也有选择的权利,赵总难道会为难一个病人?”

单灵熏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当着两人的面掩着嘴笑出了声,“跑龙套的也敢对着赵总耍大牌,装什么白莲花!”

听到这里,程忆光的脸色更加暗了,他将架着的眼镜取了下来,重新将桌上的简历放回文件夹里,合上资料离开,临走时回头深深看了叶宁潇一眼,“一个不起眼的小配角也敢给脸不要脸,”程忆光轻哼了一声,“排队要跟赵总讨论剧本的人,可不止你一个。”

叶宁潇知道如果她答应,那以后必定会有更多的戏份,只是她不愿。

新的一场戏即将开始,赵辰意跟着陆金所来到了现场。

金碧辉煌的宫殿,龙座上的男人皇冕上的吊饰熠熠发光,他举起案上的茶杯轻啜了一口。男子轻咳了一声,朝着下首的几个案几点了点头。

“既然蔺妃多次向朕提起新入宫的容华,那就让她上来为太后献舞吧。”低沉的声音在大殿中响起了起来。场中一片安静,只有陆金所轻声在赵辰意耳边说着什么,赵辰意满脸笑容,他看了眼正站在大殿外面等候进场的叶宁潇。

蔺妃微微欠了欠身,男子身旁的大太监掌了眼,拉长了嗓音尖声叫道,“奏乐---”

剧组没有请专业的乐团,剧组后期的时候将乐曲声处理上去。对叶宁潇来说,难就难在这出戏没有伴奏,她全凭直觉来表演,时间和长短都需要她自己来把握。这么多人在场,可没有人愿意为了配合她表演耗费功夫,她必须一次成功。

容华缓步走入了大殿,她的淡蓝色宫装外罩了一层透明的白纱。目光落在蔺妃脸上,朝她微微一笑。蔺妃举起了手中的茶杯。那盏靛青色的茶杯,容华嘴角绽出一丝笑容。

“丙午岁,留长沙,登祝融,因得其祠神之曲,曰黄帝盐、苏合香。”容华轻吐唇音,恍若天外之音。她蓦地腾空而起,白纱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长袖飘舞,身上的环佩铃铛作响,低吟浅唱间将众人的心神撩拨了去。

眼角处叶宁潇看到陆金所想要挥手打断,赵辰意连忙将他制止。这出戏并没有安排她吟唱,叶宁潇为了把握节奏,私自做主将南宋姜白石填的唱词念了出来。音调古朴,跟现在的流行乐大有不同。

“况纨扇渐疏,罗衣初索,流光过隙。”容华的身上闪着淡淡的微光,那是阳光照入衣裙上反射的珠光,广寒宫一样寂寥的仙庭上,仙人在一片凄清中轻盈旋转,如同回风飘雪。放在身侧的双手像柳丝般娇弱无力,白色的裙裾随着她的动作升腾到空中,仿佛白云升起。在场的人一时惊呆了,似乎忘记现在是在拍戏。就连陆金所也停止了跟赵辰意的讲话,两人目不转睛地看着舞蹈的女子,陆金所眼中有激赏之色。

“咳咳,咳咳咳。”不合时宜的咳嗽声在此时将众人从深渺的仙庭上拉了回来,蔺妃用手帕遮住嘴咳嗽,她的脸胀成了粉色,眼泪不住地在她眼眶里打转。这不是剧本里的内容,大家都知道,这场戏被打断了。

赵辰意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他指着安露骂道,“怎么回事!?好不容易酝酿出情绪,你叫什么叫?”

安露惶恐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场上的所有演员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她的身上,低着头,安露脸上火辣辣的,“赵总,我身上过敏了!”

安露愤愤地盯着茶水,之前一直好好的,自从喝了这杯水以后身上奇痒无比,喉咙里也像是有火在烧,她知道这是过敏了。

有人在陷害她!安露气急之下恢复了一丝平静,她看了眼场中的叶宁潇,难道她知道上次的木棍是她让换的?叶宁潇却坦然与她的目光对视,安露否决了这个想法,倒不是因为叶宁潇的反应,而是叶宁潇不可能知道她过敏的事情。

脑中闪过一道亮光,安露在人群中看到了吴光,肯定是他!她无意间向他透露过她对花粉过敏,勾搭上陆金所后,最近吴光来找她她也爱理不理,吴光一定是在恣意报复!

泪水瞬间从安露的脸上淌了下来,她的周围已经围了好些人。叶宁潇站在离安露好几米远的地方,既没有抱怨也没有看热闹的意思,反倒跟其他不熟的演员闲聊了起来,只是余光不断地朝着安露的方向扫去。

赵辰意转身对着陆金所,“这就是你推荐的另一个新人?她跟叶宁潇简直没法比!”安露这样明目张胆的破坏拍戏进度,让他十分的不爽。

安露上前拉着陆金所的一只胳膊,不断来回蹭着,用乞怜的语气卖着乖,哭得是梨花带雨,“陆导,赵总,我这是花粉过敏了。有人在水里掺了花粉,都怪我,之前我跟道具组的吴光有些误会,可是他也不该——”陆金所一个眼神飞过让安露闭嘴,这件事与他也有些关系,他心中也猜测是吴光为了报复。

果然,赵辰意皱起了眉头,“吴光是谁?上次道具组犯错的那个?给我过来!”

大家有默契地让开了条道,吴光被推到了台上。他不敢相信地看着安露,慌慌张张地解释,“这件事跟我没关系!我们的水都是从饮水机里接的,怎么会掺杂了花粉?为什么别人就没事?”

安露摇着头,可怜的模样让叶宁潇啧啧称叹,“整个剧组只有你知道我对花粉过敏,除了你还有谁?我都说了要跟你撇清关系,你怎么还不死心?”

这番话让吴光气得牙龈直痒痒,他也不管两个boss在身边,他指着安露从牙缝里低吼道,“敢陷害我,你忘了是谁把你带到剧组的?”话音一落,吴光大步来到安露的身边,伸手一把拽住了她的衣服,撕拉一声,安露的戏服被拉开了一个口子。

赵辰意没想到他第一次来到花落宫闱的剧组就撞见这样的事。他重重地拍在案几上,把陆金所吓了一跳,“安露,从今天开始你的戏份暂停,好不了就别回来了!吴光,我以董事会的名义告诉你,你被开除了!”

叶宁潇跟周围的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笑得更加灿烂了。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掌中云

本文导读内容摘录自:掌中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