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伏龙文学网!手机版

首页玄幻 → 无赖天下

无赖天下

灰兔子 著

完本免费

作为特种兵的楚天宇,在一次意外事故中死去之后,灵魂穿越到一个平行空间,醒来之后,成为华夏帝国的一名王爷,当他彻底适应了宫中生活以后,开始发挥自己的特长优势,在华夏帝国中混的顺风顺水。
前世奔波在各种枪林弹雨中,为国家效力,完成一个又一个的艰难任务,一直活在死亡边缘,而穿越之后,做了闲散王爷,反差之大!
作为一个王爷,楚天宇自然要好好的享受这次穿越人生,大闹京城,流窜出皇宫,四处寻花问柳,开始了一段啼笑皆非的精彩人生。

17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1/23

免费阅读
《无赖天下》是一本非常优秀的男频类小说作品,是著名网络小说作家“灰兔子”的大作,小说的情感基调可以归纳为“”,作者在2017-12-27 10:36进行了更新,目前已经达到17万字,达到了52个章节,作品目前已完结。主要讲述的是“作为特种兵的楚天宇,在一次意外事故中死去之后,灵魂穿越到一个平行空间,醒来之后,成为华夏帝国的一名王爷,当他彻底适应了宫中生活以后,开始发挥自己的特长优势,在华夏帝国中混的顺风顺水。 前世奔波在各种枪林弹雨中,为国家效力,完成一个又一个的艰难任务,一直活在死亡边缘,而穿越之后,做了闲散王爷,反差之大! 作为一个王爷,楚天宇自然要好好的享受这次穿越人生,大闹京城,流窜出皇宫,四处寻花问柳,开始了一段啼笑皆非的精彩人生。”。
《无赖天下》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等李玮弄清楚状况后,这才心中大呼“不好!”,如果楚天宇所说的一切属实的话,那么,自己的儿子李子腾至少也得面临一年的牢狱之灾,这还是没有算李伟作为郡资政院院正的情况下,如果算是去的话,那就是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李玮左右环顾了一下,发现没有熟悉之人,因为他在资政院内被传唤过来的,故而没有下人,没办法通知自己的儿子,没办法,李玮只得强撑着头皮嚷道“请问这位小友,除你之外,还有其他人证否?有没有物证?”

正所谓,捉贼捉脏,如果没有人证跟物证的指控,那么,楚天宇的这一切指正,都将成为空谈,甚至,他还会面临着诬告罪的惩罚。

“有!”楚天宇从怀中掏出一块布角,递给了司仪,“大人请看,这块布料,乃是从那凶手身上掉下来的,”

“一块布料,岂可轻断,是吾儿所为?如果凭此定罪,恐怕太儿戏了吧?”李伟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眯着眼说道。

“呵呵,将你儿子带上公堂,然后查看他身上的衣服,是否有破损,不就可以了?”你有你的张良计,我有我的过墙梯,楚天宇胸有成竹的说道。

“也对!”那司仪听到后,点点头,“今日值班卫士可在?”

“在!”两个孔武有力的卫士走出来,对着司仪拱手道,“尔等切速去将李子腾传呼至此,记住,找到后,立刻带到公堂,中途不可任其与任何人接触,明白否?”司仪朗声道。

那两卫士领命下去,而在公堂里的人,则是静静的看着,这个时候,李伟的心中掀起滔天巨浪“早知道就不多嘴了,这样反而是害了腾儿”

如果这个事,确实是李子腾所谓,那么,李玮也同样面临着惩罚,为什么,他作为本地高官,居然公然袒护自己的儿子,这是老百姓最看不下的,也是朝廷最看不下去的,而且,朝廷法度明文规定,“公然袒护,罪加三等”

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这似乎没什么,可你作为老百姓选举出来的院正,那你这句话的影响就大了。

而还在塔河中聆听青衣女子的李子腾等人,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的不远处,飘来了一艘小船,而小船上,站在两位全副武装的律政司卫士。

“请问哪位是李子腾,李公子?”小船靠近后,那卫士对着几个人拱拱手,客气的问道。

“我便是!”李子腾一见是律政司的官差,客气的说道,“还烦请公子跟吾等走一趟,律政司大堂有请”那卫士颔首道。

“请问有何事,需在下前往律政司大堂?”李子腾一听卫士这句话,心里咯噔了一下,那地方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去了人,要么是原告,要么是被告,自己既然不是原告,那就必然是被告了。

“还请公子亲自去大堂咨询为好,在下实在是不便透露!”说完,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作为律政司卫士,只负责抓人,请人,不该说的,绝对不说,这是朝廷法律明文规定的,一旦有人违反,轻则丢官,重则下狱。

“哎,今日没能见青霜小姐一面,实乃憾事”李子腾知道自己不去不行了,只能是拍拍大腿,收起了欲见暗恋之人的心思,跟着卫士去了律政司。

到了大堂,他这才发现,自己的老子也站在大堂内,心中更是疑虑,他平时出了看书,吟诗,作对之外,基本上就不做别的,当然,如果非要说有点别的嗜好的话,就是想亲近号称北疆第一美女的赵青霜。

“来人,将李子腾身上所着衣衫脱下”李子腾刚站定,司仪在大堂上,大喊了一声,一下子,就有两个卫士走上去,对李子腾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李子腾无奈,只能是脱下自己的绸缎外套,递给卫士,之后,他对自己的老爹丢了个眼色。

李玮摇摇头,示意自己不便发言,见此,李子腾只能是莫名其妙的看着在仔细检查自己衣裳的司仪,过了一会儿,司仪将眼光从衣服上收了回来,看向李子腾。

“李子腾,你可认识堂上这位小哥?”司仪说完后,指着站在一旁灰头土脸的楚天宇。

“认识,今日在河边遇见,如何?”李子腾这下明白了一半了,不管什么事,今日对簿公堂,一半是因为肯定是眼前的楚天宇而起。

“那你是否强抢人家的船只,并将人打翻在地?”司仪满脸严肃的问道。

“啊?”李子腾傻眼了,明明是楚天宇让自己摔了一跤,可怎么现在变成了他楚天宇了,“没有,是他将在下摔翻在地才是,”李子腾口不择言的辩解道,一听这话,李玮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丝的哀伤,貌似是为了自己的儿子说出这么愚蠢的话而懊恼。

“如果不是你们一群人冲上来将我打翻在地,我又何至于慌乱之下,将你推倒?”楚天宇也不急,但脸上露出一副哀伤的表情。

“胡说,明明是辱我等在!”李子腾焦急的喊道,“如果你们不是出言不逊在先,我怎么会侮辱你们?”楚天宇喊道“大人明鉴,这位李公子,碰见在下,便是恶语相向,我情急之下,口不择言的回了一两句,并被他们殴打在地,还请大人为在下主持公道”

听到楚天宇说的这些话,倒也觉得此事大概捋顺了,加上李子腾的一番话,楚天宇被凑的事,倒也合情合理,他不由的点点头,这让李子腾更加着急了。

“大人明鉴,我等当时确实言语有些冲撞,但租船之时,我等要付租金,可这人却说不要,至于打人之事,更是荒诞,还请大人明察”

“你当我傻子呀?、”楚天宇听到这句话后,心里笑开了话,但表情依然是一脸的哀声,“大人明鉴,换做是这里任何一人,如果有人租船,有人会不要租金么?他在说谎,分明是他抢船,打人!”

“可你有何人证,物证?”李子腾似乎有些词穷,同跟自己一起去的好友又不在,这下,连人证都没有。

“你衣服上破损的衣角,就是物证”这个时候,司仪说话了,“经本官查看,李子腾的衣角确实有一块破损,且与原告所持的布料相衬,请问李公子,你作何解释?”

听到这句话,李子腾再次傻眼,什么时候我的衣角有个破损?这个时候,他才想起来,自己被对方的脚勾到了下摆,可能当时被撕扯了下来,而自己因为太想看见赵青霜了,故而没有多注意,现在成了他被冤枉的一大力证。

“大人,冤枉呐!”李子腾这个时候哀嚎了一句“今日与我同去的还有几个好友,大人可请他们来作证,以表我清白”

“大人,他们为同伙,乃狼狈为奸,怎么请他们作证?”楚天宇这个时候说了一句话,让司仪不得不再次点头,“除你几位好友之外,可还有旁人在场?”

“没,没有了”李子腾听到这句话,有些失魂落魄的说道,“既然没有,那本官问你,是否认罪?”司仪问道。

“在下无罪,何以认罪?”李子腾一副凄惨的模样,说道。

“既然不认罪,那我便让你在静室呆上两天,让你静静的想一想!”司仪见对方不认罪,当即下令道“来人,将疑犯带往静室,两天后,再次开堂”司仪说完了这句话,朝下面的人群拱拱手,便离开了。

而李子腾在哀嚎中,被卫士带去了静室,离开前,他还大声喊“爹爹救我!”殊不知,这个时候,他的老爹非但救不了他,搞不好,还会丢官,撤职,甚至一同下狱。

两天后,当李子腾再次被带上来的时候,忙不迭的点头认罪,很利索的画押,当即,李子腾被判入狱一年,因为官宦子弟,加上自己老爹的公然袒护,罪加三等,入狱四年,但楚天宇念在对方初犯,再加上,他只是想整一整对方,故而求情。

此事后,楚天宇不得不再次佩服自己的祖宗,连禁闭室这招都想得出来,法律规定,任何人,在没有认罪之前,都不能用刑逼供,更不能伤害对方,但考虑到有些人存在侥幸心理,于是设立了禁闭室。

作为一个老兵痞,楚天宇自然知道禁闭室的可怕之处,在一个不见日月的地方,黑漆漆的,没人说话,除了一日三餐有人给你送吃的,基本上,你别想找到一个人,甚至听不到一点别的声音,如果是楚天宇这种心里素质强的兵痞,还能坚持个几天,如果换成李子腾这样的官宦子弟,一天一夜,恐怕就直接崩溃了,这也就是李子腾进去了两天之后,什么都没说,就直接认罪的最大原因。

最后,李子腾被判入狱半年,且赔偿两万银元给楚天宇,当做给对方的补偿,至李玮,因为兹事体大,郡律政司只能是打了一份报告给省律政司,最后得到批复,“就地掳去院正一职,罚款两万银元,并且,一辈子不得再承担任何官职,”

这还是念在李玮已经做了十年的资政院院正,贡献颇多,这才没有重罚,如果真要重罚,那么,一年的牢狱之灾,是绝对无法幸免。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掌中云

本文导读内容摘录自:掌中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