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伏龙文学网!手机版

首页灵异 → 天命

天命

一壶浊酒 著

完本免费

请问,您信命吗?
  古话常言,人命天注定。
  天,自古以来被人们认为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在《周易》一书中你可以找到“天、地、人”之“三才”之学说,那么为何书中的天能排在第一位,而人却只能屈于第三?
  有的人生来富贵,一生享福,有的人生来贫穷,一生困苦,是什么,导致人与人之间有着如此巨大的差异?
  这便是命!
  命与天相辅相成,既然天为至高无上的存在,那天所赋予你的命,是否不可逆?逆天改命之事,又是否不可成?
  答案,自然是否。

32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1/12

免费阅读
《天命》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小说作品,小说主角名字叫做“心兰,李天”的小说就是《天命》,属于男频类小说作品,是著名网络小说作家“一壶浊酒”的大作,小说的情感基调可以归纳为“都市,灵异,恐怖,风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心兰,李天之间的故事。作者在2018-06-19 14:48进行了更新,目前已经达到32万字,达到了140个章节,作品目前连载中。
《天命》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虽说此时的我已经彻底打消了对温九这一行的偏见,但一想到他帮我侄子换命时去死人嘴里拔压口钱那件事,我就浑身起鸡皮疙瘩,这要是帮着温九打下手,还得多少次从死人嘴里拔压口钱?

我正犹豫着要不要答应呢,我爸突然拍了下我的肩膀,笑道:“那就这么说定了!”

什么就说定了?

我想要反驳,可再一看我爸那副笑里藏刀的表情,只得咽了口唾沫,将话硬生生地憋回了肚子里,并安慰自己,跟着温九也没啥不好的,不就从死人嘴里拔钱嘛,还有工资拿,习惯就好。

收拾好了东西,当天中午,我饭都来不及吃就被我爸踢出了家门,弄得就好像我不是他儿子,而是来他家蹭饭的一样。

温九带我上了一辆通往县城的大巴车,我好奇问温九不是住在隔壁村的,他则告诉我说自己这趟回隔壁村只是为了办点事,现在办完了,自然要回城里。

在车上,温九不停地在跟我吹牛逼,说什么碰到他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只要跟着他混,保证我吃香的喝辣的,香车宝马随便开,嫩模明星随便泡,惹得其他乘客纷纷对他侧目,可他依旧脸不红心不跳地跟我吹牛逼。

我听他吹的是有模有样,而且先前他也给我露过两手,算是有本事的人,我还真就信了他的话,到了县城,温九带我来到了城中心的一片高档小区楼下,心兰由于下午要补习英语,就先一步离开了。

我看着小区内一栋栋气派的楼房,以为温九的家肯定在里边,可他七拐八拐,最后在小区外头隔了一条街的一个角落附近停下脚步,我看着面前黑漆漆的门板上挂着的牌匾,温九棺材铺,坑爹嘛这不是!

温九掏出钥匙,说到了。

我顿时傻了眼,指着牌匾上的五个大字问道:“你就住这?”

“这是我家的门面,不住这住哪?”

“你之前不是跟我说只要跟你混,保证我吃香的喝辣的吗?就这环境,还吃香喝辣,我晚上是不是还要睡棺材板啊?”我有些生气了,主要是那种梦想被掐灭的感觉,太他妈难受了。

“急急急!急啥急?我说能让你吃香喝辣,就能让你吃香喝辣,我什么样,你管得着嘛你?”

进门后,一股子木头腐朽的味道迎面而来,温九打开灯,用的还是那种黄色的钨丝灯,比我家还破,他从柜台上摸出一本泛黄的古书丢给我,要我好好看,最好是能把整本书都给背下来,那样就出师了。

我这乍一听还没什么,可等我反应过来,出师?

“我啥时候拜你为师了?”我问。

“你爸没和你说吗?”温九反而一脸无辜地说道:“给我打下手,跟拜我为师是一个性质,纠结啥,当我徒弟还委屈你了哈?”

古书的封皮都磨损地有些残破不堪了,封面上的书名我也只能勉勉强强看清命师两个字,好在内容都是白话文,也算看得懂,只不过教的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法子,就跟温九之前给我侄子做的换命的手法一样,什么恶鬼命格,冤魂命格,帝王命格,富豪命格在这上头都有详细的介绍。

我就跟看小说一样,看得入了迷,一目十行地快速翻到最后一页,最后一页空空荡荡,只有书页正中央有着一行字。

忌:命师乃违背天道之存在,切莫与人提及。

我感到疑惑,正好这时肚子饿得咕咕叫,于是我找到温九,问温九这最后一行字是个什么意思。

温九只是告诉我让我以后别在外人面前提起自己是命师的事,其余的就没再多说,还要我自己领悟。

我寻思着也行,见温九并没有动手做午饭的意思,我就问温九中午饭去哪里解决,结果温九回了我一句,没钱,饿着,气得我当时就想直接走了,温九拗不过我,眼珠子一转,说带我出门吃好吃的。

走过好几条大马路,温九才在街边找了家面馆,点了满满一桌,我开始还以为温九开窍了,真的带我来吃香喝辣了。

结果到付账的时候,温九问了我一句:“你小子腿脚利索不?”

我点点头,吹嘘说在我们学校,我可是拿过两百米长跑冠军的。

可我刚吹完,温九就对我说了一个字:“跑!”

我这下算是明白温九为啥带我走过好几条大马路才找的这家店了,感情是为了跑路方便啊。

有了这件事的教训,我是真的对自己的前途感到堪忧。

一眨眼,一个月时间过去了,我算是将古书上的内容看了个七七八八,同样的,在古书上我也找到了先前我将手伸进我侄子嘴里时触摸到的那种泥泞感觉的答案。

大致意思就是压口钱吸收鬼命的时候鬼命自己并不知情,只有到我们人为的去将压口钱拔出时,他才反应过来,并试图反抗,那摊泥泞,便是鬼命的原型,他是想占据那娃娃的身体,如果当时我的动作再慢一点,让他重新占据了娃娃的身体,再想要逼出来,就十分困难了。

而这一个月时间温九成日窝在店里,也没见有人来找他办事,更没人来找他买棺材,棺材铺就跟个摆设一样,肚子饿了,要不就是心兰从外头带东西回来,要不就像上回那样,绕远路,找家不认识我们的店,吃完跑路。

店里也是无聊,想看电视都没得看,原本还有心兰这个漂亮妹子,我想着有事没事也能找她唠唠嗑,可这货压根就是个带刺的玫瑰,每跟她说一句话,她都能刺你一句。

那天正好目送心兰离开,我的肚子又开始叫了,昨晚只吃了心兰带回来的一个烤鸭腿,也不知道她从哪弄来的,反正每次补习回来,她总能带点吃食。

我看着坐在太师椅上闭目养神的温九,说了句:“我说您老别整天摇啊摇的了,赶紧出去找个活干,否者你徒弟哪天真饿死了,就直接在你店里找口棺材躺进去。”

“不慌,我算过时间,今天中午两点,保准有人会来。”温九眼睛都不抬地说道。

“真的?”我问。

“骗你是小狗。”温九说话的语气也有些虚弱,想必也是饿肚子的缘故。

我反正无聊,就盯着墙壁上的挂钟看,等到了两点的时候,店铺门口果然驶来了一辆黑色的宝马车。

车上下来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在他身后还跟着一名提着公文包的四眼仔。

在见到中年男子的时候,我想着这温九还真神了,两点钟,一秒不多,一秒不少,就跟挂钟被他调过了一样。

可温九却依旧坐在太师椅上摇啊摇的,一副根本没想搭理中年男子的模样。

中年男子看了眼门口的牌匾,带着四眼仔进屋就问,“请问,温九温大师在这吗?”

我给男子指了指温九,心里纳闷温九干嘛呢?难不成睡着了?

中年男子冲我点点头,刚朝里迈了一步,温九眼皮都不抬一下,开口说道:“站住,有什么事和我徒弟说就行了,我在休息。”

中年男子闹了个红脸,我见他身后跟着的那个四眼仔刚要发怒,就被他拦下,转过头问我道:“小兄弟,你应该就是温大师的徒弟了吧。”

我点点头,想着既然温九这么装逼,那我也装一装,便轻咳了一声,道:“说吧,找我师父什么事?”

“是这样的,小女最近不知为何沾染上了一种怪病,浑身长斑,医院治不好,我找了好几个大师都没用,但他们都推荐我说是温九棺材铺里的温大师有法子,能治小女的病,所以才……”

听到这,我也是明白了个大概,扭头看了眼温九,发现这家伙依旧闭着眼装深沉,中年男子拿手肘碰了碰身后的四眼仔,四眼仔从公文包里掏出一沓钱,粗略一看,大概有个七八千吧。

看得我眼睛都直了,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多的钱。

“这是一点心意,请收下,事情办完后另有红包。”中年男子都这么说了,我再一看温九,也没有阻止的意思,便接下了。

“小师傅既然收钱就表示同意了?那么温大师……”中年男子伸手指着温九,问我道。

我也觉得温九这逼装得有些过头了,这钱都收了,你还想怎样。

“师父,你看这……”

“我什么时候答应帮忙办事了?”温九的一句话差点没把我噎死。

“你自己收的钱,自己去,跟我没关系!”温九又补充了句。

我被温九的反应弄得有些糊涂了,可那中年男子还没发飙,跟着他的四眼仔先一步开腔道:“你个死老头,我们老板刚进门就对你们低声下气的,你还这种态度,怎么?给你脸了?”

“闭嘴!”中年男子瞪了四眼仔一眼,依旧笑呵呵地看着温九,但我却能看出他眼神里流露出的一丝不耐烦。

温九这才睁开眼,打了个哈欠,对着那四眼仔说了句:“我今年四十二岁,你叫我老头是什么意思?”

中年男子一听立马扇了四眼仔一巴掌,眼睛都给扇飞了,之后陪着笑脸对温九道:“抱歉温大师,这人嘴贱,我替你教训过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别和他一般见识。”

“嗯……”温九淡淡回了句,重新坐回太师椅上不再说话。

中年男子的脸色隐隐有了些变化,我看情况不对,温九真有让我自己去的意思,于是急忙起身,来到温九耳边耳语了几句,谁想温九一睁眼就冲我喊了句:“我说了,我没答应帮他办事,你自己接的钱,有本事自己去,找我做什么?”

这话一出口,中年男子彻底憋不住了。

“操!什么狗屁大师脾气这么大?还不去?你他妈爱去不去,老子就不信这么大个县城还找不出第二个大师来。”说着,中年男子便转身出了店门,走之前,那个四眼仔还来到我跟前把先前给我的那一沓钱给拿了回去,

看着宝马车驶离,我是抽死温九的心都有了。

“他女儿的病你治不了?”我问道。

“能治。”温九淡淡答道。

“那你拒绝什么,有钱不赚,你脑残啊?”我骂道。

温九这人虽然奇怪了点,但跟他在一起生活就跟同龄人一起生活一样,可以无拘无束,晚上我们一起睡觉的时候还经常会为谁打的呼噜响而大半夜吵上一架。

温九睁开眼,语气古怪地问了我一句:“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俩第一次见面,你爸当时想给我红包,我拒绝了他,理由是什么?”

温九这问题问的有些突然,我想了好半天才想起来,说:“你说得等事情办完之后收钱,还说……这是规矩。”

“对了。”温九点点头,继续道:“其实我们命师这行,做的并不是什么光彩之事,有一个成语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逆天改命,我们帮人改命,本就是逆天之事,也就是需要瞒着老天爷做的事,如果在帮人办事之前,或是办事中间你收了别人的钱,就等于沾染了这件事的因果,因果报应,好的因果自然有好报,而我们做的本就是瞒天之事,你觉的老天爷还会给你好的报应吗?”

温九的话说的我喉咙有些发干,我咽了口唾沫,吞吞吐吐地问了句:“那该怎么办?”

“有因必有果,你既然已经接过一次钱,这个因自然就落到你的头上,这次的事算是给你一个教训,等着吧,明天这个点他们还得来,而且,会带更多的钱。”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掌中云

本文导读内容摘录自:掌中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