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花团锦簇的文章(1/2)
咸鱼的自救攻略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这就是金旭向上沟通得到的结果。https://

  能干到这种岗位的人没有傻子,凡是头脑风暴能想到的办法一定会被提出来讨论。就小康这个烧法,作为烧钱界鼻祖和大师级艺术家,黄团中判定为“继续讲融资故事”并不在少数,凡是讲融资故事的烧钱对企业都是有害的,都是虚增数据,以黄团的立场应该给予鼓励!

  因此小康本来打算烧40亿,最后因为有人枉作小人,只烧了20亿,在一些人看来似乎反对楚垣夕而是件好事也说不定,收益减少的只是院线。

  院线必须也只能是朋友啊!为了“挽救”小康而影响和院线的合作是何苦来哉?

  总之,小康的电影广告烧钱模式是首创的,没人这么干过,也就没法评估,更不好预测。一切都在扑朔迷离之间,也使得有心之人有心无力,本想攻击小康的技能发出去不知道会不会变成奶了小康一口,更不用说伤害自己线上票务体系的数据根基了。

  虎眼背后是企鹅,这种事情就连阿里大文娱都不肯搞,何况半条命建立在文娱版图上的企鹅呢?大文娱可是被黄团老王发过大预言术的,距离被阿里放弃进入倒计时,给人一种死样活气的印象,尚且没有在淘票上搞出什么花样。企鹅怎么可能让虎眼自毁前程,破坏自己的文娱战略?这个战略版图太大了,护都护不过来。

  金旭唠唠叨叨的把自己向上沟通的结果一通喷,王博直接傻眼了,没想到背后还有这么多错从复杂纠缠不清的道道。

  只听金旭说:“所以,万变不离其宗。我也想清楚了,咱现在站的是黄团,国内除了阿里,在地面上就没人能跟咱们叫板!不用想任何花里胡哨的,硬碾过去就是了!”

  但是,因为曾经进过小康,曾经直接和楚垣夕汇报过工作、打过交道,王博怎么感觉都是这事儿不对,楚垣夕的操作太坚决了!

  无论是硬碰硬推共享街机还是电影撒币,根本不留余地,若不是疯了,就是有十足的信心。按说这两件事他从来都没干过,街机补贴还好说,虽然没吃过这样的猪肉但是有许多类似的猪在天朝本地生活赛道中走过,电影烧钱他信心从何而来啊?

  在他百思不解之时金旭的报告已经写好了,花团锦簇中特地突出了共享街机对于移动支付的重要性,因为它接近于“高频、刚需、大人群”的特征。刚需是差了一丢丢,但是新经济新消费的熏陶之下,还能卖情怀,使用场景也非常独特,纵然距离刚需有点差距也不大,总之在支付场景的对比中比共享充电宝强的多的多。

  王博一看,当时就是一通交口称赞:“行啊大金金,没看出来你写报告的水平怎么这么高?这样的报告交上去何愁经费不批?你怎么想的,居然找辙找到移动支付上去了?”

  “呵,还不是小康已经这么搞了,我复制粘贴一下总可以吧?只要复制粘贴的速度足够快,别人就不知道谁是原创,谁是复制粘贴的。”金旭畅快的笑起来,笑完之后悠悠一叹:“小康这个公司呢,过于强调人治,公司治理和制度都不太灵,又蠢又笨。但是楚垣夕这孙子歪点子特别多,咱要是能招一个做企划的有他这么多鬼点子就省事了。”

  王博适时的发出浪笑:“嘿嘿嘿,咱这叫用小康的办法打败小康。想想就有点小激动呢!”

  只是,信息的沟通是相互的,金旭能看到小康这边的动作,刘璐也能看到黄团那边的动作。因此对方准备继续增加火力的消息很快就兜兜转转的传到楚垣夕这边。

  “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啊楚垣夕?”刘璐都急了,外界那么多风言风语难免影响到她的情绪,关键是人家微博上分析的头头是道的,怎么看怎么有道理。换言之,电影那边有可能要炸,票房越高炸的越厉害,在这种情况下和庞然大物黄团升级烧钱大战,这能行?

  楚垣夕不紧不慢的把刘璐抄来的宝贵信息看了一遍,抬头,挺胸,拿起手边一份文件递给刘璐:“你不管财务,也不关心现金流,所以你才会着急。”

  刘璐拿起来定睛一看,马上鞥了一声:“这是什么?小康区块云销售价格表单?”

  “看时间和价格。”

  “嗯嗯。”刘璐小鸡铎米一样点头,然后看了半天,疑惑的放下,问:“价格,这不是下跌了么?这是什么好事?”

  她看到楚垣夕这么表态,显然这是一个好消息才对。但是价格和时间形成一条斜率为负的直线,比水平略向下。本方作为买方,价格下跌了,这说明什么?虽然斜率很小,但微跌也是跌啊。

  “你得想想为什么下跌啊?啊对,其实我应该给你看全行业的价格清单。”

  楚垣夕说话间狞笑着又甩出一张表单,这回刘璐琢磨出点味来,拿过来对比着看,然后发现一个惊人的论点——是特么小康凭借一己之力把国朝云服务的价格走势给打成了负的斜率,图表里春节之前还是略微向上的……略微向上到略微向下,是一正一负的关系。

  云计算在国内是新兴产业中的明星,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往云上搬家,算力一直都处在略微供不应求的状态中。当然,这也是算力买家们越来越挑剔,采购标准越来越高的原因,应该说是优质算力的供需关系中卖方处于主导地位。这也是那么多人抢着上马新基建的原因,各种iaas大行其道,不都是盯着这个供不应求的市场么?

  那经济实力不雄厚的怎么办呢?买点不那么优质的算力服务呗。

  这种情况下,小康价格领跌市场,小康售价先跌,市场反应过来之后跟跌,这种表现说明什么呢?刘璐霍然抬起头,嘴里吞了一口空气,脸颊鼓鼓的,有话想问又觉得不可思议!

  “难道说……咱们最近的云服务出货量到底有多大啊?”

  楚垣夕面色古怪:“呃……大到,大到你有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

  “嗯?什么地方?”

  楚垣夕微微一笑:“你想啊,你自己都着心急如焚了,为什么袁苜不着急呢?她那么咋咋呼呼的人,你就没想过,听不到她瞎叫唤,有问题?”

  刘璐重新低下头看表,这一看又看出了新的内容。“那个……这里有没有春节因素的影响啊?”

  说完,她就想到了微博上一堆智多星给小康出谋划策的场面,指点楚垣夕怎么度过难关。

  楚垣夕淡淡的说:“呃,外界目前解读为春节因素的影响。”

  实际上,如果是过春节的原因,那应该是价格从春节之前开始走低,恢复上工之后价格重新上台阶的折线才对。但小康的图上可不是,这条线在春节前也没怎么跌,反而是从春节当天为起点开始不断走跌,虽然角度很小但是跌的很坚决,返工之后也没有返身向上的意思。

  从春节到今天就没抬过头,这特么绝逼不是春节因素的影响!而整个市场有一定的滞后性,但是也在逐渐跟上,只在返工的节点上有一些波动。

  小康云的算力输出,交易量是外部看不到的,就算是有心人,除非去买家那边一家一家打听,否则只能看到价格。但是这个价格是如此的独特,就连刘璐这种不谙云计算的人都想到了是出货量大增造成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