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85报应(1/2)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皇帝的嘴巴微张,再也说不出话来。

  他此刻恨极,却又同时惶惶不安。

  他和慕炎已经彻底撕破脸,今日等他再回养心殿后,怕是再也别想出来了,甚至于……

  他很想冲出前殿,很想去告诉外面的那些文武百官,让他们救驾,可是他的身体根本不听使唤,别说挣脱两个钳制住他的内侍,他连挪动一下也做不到。

  “让他请罪吧。”慕炎徐徐地又道,神色间平静如水。

  但是,端木绯、安平和岑隐都知道慕炎的心里远没有他表现的那么平静。

  端木绯默默地往前移动了一步,握住了慕炎的手,礼服宽大的袖口垂下来,掩住了她和他交握的双手。

  安平注意到了这一幕,红艳的唇角微微翘起,原本沉郁的心口一松:幸好老天爷待阿炎不薄,又让他遇上了这个小丫头!

  礼亲王以及在场的宗室王爷们心里还有些紧张,有些忐忑,皆是神色肃然。

  两个中年內侍立刻调转了皇帝的方向,让他面向前方历代皇帝的的牌位跪着。

  皇帝的身体太虚弱了,尤其四肢都是皮包骨头,显得有些畸形,若非是有人扶着,皇帝连跪都跪不住,怕是要像烂泥一样直接瘫倒在地上。

  皇帝整个人失魂落魄,怔怔地仰望着前方的那些牌位。

  对于皇帝而言,太庙太熟悉了,每年他都至少要来此这里一次举行祭祀,曾经,这个地方代表着他的荣耀,因为他是以皇帝的身份主持祭祀。

  皇帝不由想到了十九年前,眸光闪烁。

  当年宫变后,他在正式登基前,也曾来到太庙的前殿,也曾跪在这个位置,向着列祖列宗发誓。

  此刻再回想起来,往事还是那般清晰,恍如昨日。

  包括他当时说的每一句话,他都记忆犹新。

  那时的他,意气风发,心怀大志,打算一展抱负,让天下百姓、让列祖列宗都看到他的功绩。

  他并不是为了皇位才发动那场宫变的。

  他只是觉得他比皇兄更加合适当这个天下之主,过去这十九年,他把大盛治理成了一片盛世,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盛。

  什么外族来犯,什么天灾人祸,什么内乱……这些都是无法避免的!

  不说大盛,中原数千年来,四方蛮夷一直对大盛虎视眈眈,中原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外族侵略的战事,这些又不是他能左右的!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慕炎也不过是想把这些罪名强加到自己身上,他不过是想掩盖他是个乱臣贼子的事实。

  可是慕炎他是骗不了世人的,历史会还自己清白,还自己公正!

  皇帝的眼睛越来越亮,形容中透着一丝癫狂,嘴里像着了魔似的反复地喃喃道:“朕没错,朕没错……”

  也不知道他是在说服他自己,还是在说服别人。

  慕炎并不意外,皇帝从来不知反省,否则大盛又怎么会被他治理成这副千疮百孔的样子!

  慕炎也不打算再与皇帝多费唇舌,冷冷道:“既然如此,皇叔就在这里跪着吧,说不定跪着跪着就知道自己的罪在哪里了。”

  “说不定列祖列宗就原谅你了!”

  话音还未落下,慕炎已经转过身,对着安平道:“娘,我们走吧。”

  他的手还是牵着端木绯的手没有松开,一起迈出了前殿。

  大门口的张勉华立刻就侧身退开了,躬身让慕炎他们先走。

  皇帝恍若未闻,还在对着牌位念着同样的三个字:“朕没错,朕没错……”

  而礼亲王和一众宗室王爷们则是如释重负,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觉得他们真是捡回了一条命。

  他们赶忙也跟在慕炎和岑隐几人身后也出了前殿。

  跪在殿外的文武百官已经等了很久了,眼看着祝、帛都焚烧完了,但前殿这边却久久没有动静。

  他们也不敢动,只好继续跪在原处,也有人好奇地往前殿张望过,偏偏张勉华就像一尊石像似的挡着大门,他们根本就什么也看不到。

  见慕炎、端木绯、岑隐他们从前殿中出来了,典仪再次宣布奏乐,乐师便奏响了《佑平之章》。

  众臣恭敬地给慕炎行了礼,口呼“摄政王千岁”,也有人大胆地往后方的张望着,然而,那些宗室王爷们都出来了,却不见皇帝出来。

  端木宪根本没注意皇帝,他只顾着看慕炎身旁的端木绯,目光发亮。

  瞧瞧,这太子妃的大礼服、这九翬四凤冠可真是衬小孙女,雍容华贵而不失端庄,气度不凡。

  那些人还说小孙女无国母的风范,他看来可没人比小孙女更贵气,更有福相的了!

  端木宪越看越移不开眼,心中涌现了各种赞美之词,直到他注意到慕炎这个臭小子居然在大庭广众下牵着小孙女的手。

  他记得祭礼的仪程中可没有这个步骤!

  端木宪的眼睛差点没喷出火来,他没注意皇帝,可在场的其他朝臣却是注意到了,一个个有些望眼欲穿,神色复杂。

  他身旁的刑部尚书秦文朔拉了端木宪的袖口一把,对着他使了一个眼色,用口型说,皇上呢?

  不仅是秦文朔,左右好几个官员都是一脸期待地望着端木宪。

  端木宪愣了一下,又朝前殿方向望去,这才迟钝地意识到皇帝没从前殿出来。

  端木宪心一沉,暗暗叹气,只能硬着头皮仰首看向了慕炎,客客气气地问道:“摄政王,皇上呢?”

  其实端木宪是一点也不想管慕炎和皇帝之间的闲事,偏偏他是首辅,百官之首,在这个时候是避不开的。

  皇帝今天在众目睽睽下进了太庙,却没有出来,这么多双眼睛亲眼看到的,自己总要代表文武百官问一句才合乎情理。

  端木宪后方的群臣皆是屏息以待,一眨不眨地盯着慕炎。

  典仪头疼得很,仪程中可没有这一步。这下可怎么办?

  他想了又想,还是示意乐师暂停奏乐。

  《佑平之章》戛然而止,周围鸦雀无声,两边种的两排松柏在秋风中摇曳不已,发出细微的沙沙声。

  微风把燎炉中的焚烧祝、帛的气味吹了过来,萦绕在众臣的鼻端。

  时间仿佛被拉长般,过得尤为缓慢。

  慕炎看着几步外的端木宪和群臣,目光坦然地勾唇一笑,姿态从容。

  他爽快地说道:“皇叔自觉罪孽深重,从今天起,他会日日夜夜地在太庙谢罪,直到列祖列宗原谅了他。”

  礼亲王等宗室王爷们想着方才的一幕幕,神色复杂,却是无人反驳。

  那就等于默认了慕炎的说法。

  “……”端木宪也说不出话来,嘴唇动了动。

  慕炎的意思是,皇帝被“软禁”的地方,从养心殿变成太庙了?

  这算是什么意思呢?!

  端木宪有些摸不透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惊疑不定的目光在慕炎、安平和岑隐三人之间来回看了看,然后又看向了后方神情复杂的宗室王爷们。

  他可以肯定,刚才前殿内肯定发生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

  端木宪只觉得脑门发疼。

  问题是,方才自家小孙女也在前殿中,对于刚才发生的事肯定知道得一清二楚,也就是说,慕炎没有瞒着自家小孙女……

  哎!

  端木宪忍不住又在心中叹了口气:小孙女知道的这么多,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

  端木宪越想越愁。

  在场的众臣自然也都听到了,神色古怪地噤了声。

  他们同样也觉得有哪里不对劲,总觉得皇帝不可能主动提出这个要求……

  但是,方才岑隐问皇帝是否要向列祖列宗请罪,皇帝应了。

  而且刚刚在太庙前殿中,有礼亲王等宗室在,后来又有旗手卫指挥使赶到,现在无人提出异议,等于是都默认了慕炎的话。

  所以慕炎说得是实话?!

  大臣们三三两两地面面相觑,不明白皇帝到底在想什么呢。

  皇帝都是卒中的人了,瞧他刚才的样子,连自己走路都不行,他在养心殿好吃好喝的养病不好吗,还偏要待在太庙。太庙再好,也没养心殿舒坦啊!

  众臣皆是百思不解。

  大部分的朝臣都是以为皇帝是在养心殿养病,可是,几个内阁阁老和重臣却是都清楚皇帝早就被软禁了,他们自然不会信慕炎的话,心里觉得这件事古怪。

  秦文朔等人的目光都下意识地看向了岑隐,见岑隐都没说话,识时务地闭上了嘴巴,默默地垂眸盯着地面。反正他们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不知道。

  典仪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觉得自己简直快去了半条命,他再次宣布奏乐。

  《佑平之章》再次徐徐奏响,但庄严的气氛早就不复存在,群臣都巴望着赶紧离开。

  慕炎、端木绯、安平等人在旗手卫的护送下,往太庙正门方向行去。

  端木宪等群臣也纷纷站起身来,一个个都跪得膝盖发疼。

  端木宪也顾不上这些了,抬眼朝前殿方向望去,目光幽深。

  从他的角度,可以看到皇帝的背影,皇帝被两个內侍架着“跪”在蒲团上,身体在微微地颤抖着,连脑袋都在哆哆嗦嗦地摇晃着,似乎在嘀咕着什么。

  只是,他与皇帝相距至少有十五六丈远,根本就什么也听不到。

  “吱呀——”

  前殿中的一个內侍走上前把两扇门合拢。

  前殿的大门紧紧地闭合,连一丝缝隙也没有,再也看不到皇帝那明黄色的背影。

  端木宪心头弥漫着一种说不出的滋味,闪了神,直到游君集唤了他一声,他才回过神来,若无其事地抚了抚衣袖,也朝太庙外走去。

  众臣跟在端木宪和几个内阁阁老身后,也都浩浩荡荡地离开了,有人一边走,还一边回首望后方的前殿望了一眼,但大部分人已经把皇帝抛诸脑后。

  不一会儿,前殿前方的空地就变得空荡荡的,只有那稀疏的几片落叶还在随风飘荡……

  对于群臣而言,祭礼结束了,但是对于皇帝而言,才刚刚开始。

  一盏茶后,袁直就率领一众內侍来到了太庙,美曰其名,“伺候”皇帝的起居。

 &
为您推荐